镀银水壶

终于碰到重名的同学了,精彩。

【英中心】三十六法郎的落魄生活(2)

*英sir中心,非国设中篇,无cp

*时间约为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高亮!)

*新人开坑,随缘更新,前文可戳合集

OK的话——



“所以,你想说的是,你先是在一夜之间变得身无分文,一天后再幸运失业了?”杂货铺店员猛地停下手中的活儿,从纸箱和包装袋堆砌的围墙空隙中探出头,难以置信地端详起这个不幸的人。

而莫名被行注目礼的绅士先生自然有些尴尬,他用力绷紧指节肌肉,不自然地夹紧手臂,偷偷将身着的考究西装用力往下拽。似乎这件得体的衣服能给他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不久前因大意被窃了几乎半年省吃俭喝剩下的工资,就倒够了八辈子血霉。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本雇他做事的东方人临时有事回国,算是彻底断了他的经济来源。

但是绅士先生能有意见吗?

“不能。”巴黎城中成千上万的失业人士都会这么回答。

亚瑟正在斟酌着该怎样回应对面的南欧人一瞬间散发出的善意和同情气息。但对方抢先的发话又令他措手不及,“好了好了,在我、基尔伯特、瓦尔加斯兄弟后终于轮到你遭殃了——别以为我会来安慰你,你应该担心的是能不能尽快找到工作。否则,就会从喝不起便宜的黑咖啡开始,到当完浑身上下的值钱东西,最后露宿街头。”很好,这让人火大的态度堵住了亚瑟好不容易组织好的感谢之词。

安东尼奥转身又忙活了一阵,慢悠悠地晃入里间。半晌,他提着一个巴掌大的纸包走出,重重砸在木柜台上。“柯克兰先生,你曾经每周必买的宝贵货品。”安东尼奥特意加重了“曾经”二字,“希望这不是我们最后一次在这家店里见面。”

他甚至倚在墙边舒展舒展手臂、摆了个送客的姿势。

“谢谢,混蛋。”亚瑟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箭步向前,夺走桌上的包裹转身就走,背影像极了紧夹前肢的企鹅。当然,没有那么臃肿。

边猫着腰穿过龙骨纵横的过道、边皱眉忍受着老旧地板发出的痛苦呻吟,亚瑟总算是迈出化了烟熏妆似的杂货铺大门。一辆马车恰好从危楼林立的小巷深处驶出,从他身边疾驰而过。从外看棕黑华贵的“南瓜马车”,根本无法透过那缀着蕾丝花边的窗帘看到里边雍容华贵的富人姿态。飞溅的泥水从面颊上滑落,却是对这里的“下等人”的当头棒喝。

亚瑟是每天游离在两个世界的人,他无法融入人人财大气粗亦或身兼要职的上流社会,也不甘心混迹在整日无所事事、乌烟瘴气的底层泥潭。从海峡另一端独自乘船来到这里大概是他作过的最疯狂的举动,自己也情理之中的、很快吃遍了苦头,不过,若要说就不后悔的话,答案肯定是“不”。

在巴黎认识的形形色色的人,大概都是属于不同群体的人吧,也许是时候该真正表露一分真心,和这些鲜活而真实的人共同寻找一个归所。哪怕是在夹缝中挣扎。

但生活在同一片低垂灰暗的天空下,寻求一方净土只是个苍白无力的笑话。

亚瑟取下帽子把玩一阵,一双绿瞳漫无目的地从坑坑洼洼的路面上扫过。水塘反射的白光愈发晃眼,逐渐染上橙红,黄昏降临。

TBC.



水壶有话说:我居然有灵感了(但很短小),可能是重刷第一季动漫的原因?果然还是随缘更新了,月更和季更指日可待。每天大脑中都在上演好莱坞大片,一提起笔就跟傻了似的。

求评论呀~第一次开坑挺慌的,如果你有什么建议还请告诉我,我会改进的!

【英中心】三十六法郎的落魄生活(1)

*英sir中心,非国设中篇,无cp

*部分女体化身出没

*时间约为二十世纪二十年代

*新人开坑,初次试笔

OK的话——





“贱人!婊/子!”

三天了,Torre Negra*街的清晨总是由这暴怒的女声开始——那是旅店的老板娘波诺弗瓦小姐的怒吼。

“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周日再不交房租的话,就立刻就带上你的破烂玩意儿给我滚!”

二楼的窗户被猛地推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探出身子毫不客气地回敬道:“你这头老蠢猪……”女人的污言秽语似是激起了其他隔岸观火的房客们的兴趣,话音刚落便又响起一阵拔起插销、粗鲁推开窗户的巨响,整个贫民窟终于被彻底唤醒。

窗外的争吵愈来愈激烈。换做平时,亚瑟·柯克兰一定会快速穿戴整齐,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旅店、穿过狭窄的小巷进入巴黎的市区去上班,然而今天他没有。他刚刚身心疲惫地重新起床,此刻正坐在床头,很冷静地再次回想了一下这半小时内自己的心路历程,再次搜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扶额闭眼,得出了一个结论——

他破产了。


柯克兰先生今早的提前醒来纯属意外。他睁眼时与两只虫子来了个亲密接触,还在惊恐起身时险些与其中一只来了个法式热吻。

鉴于这家旅店的卫生状况实在堪忧,他总会在前一晚入睡前仔细检查自己房内的角角落落。虽然老板娘对这项早晚必做的十五分钟功课深感不屑,并不止一次善意警告过亚瑟,不要将臭虫的身体摁在粉红墙纸上做标本,(“怪可怜的。”波诺弗瓦小姐恶劣地咯咯笑着:“当然我的墙纸更可怜。”)但连续两周没有在睡觉时为虫子所扰,足以证明此举的有效。

亚瑟嫌恶地将臭虫弹出窗口。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看到他的衣箱大开。堆叠衣物倒还整齐如初。却见那黄铜扣环则被巧妙拧开,滑稽地歪挂着。莫非是昨晚酒喝多了,连开个箱子都手抖?想到此节,他忍不住勾唇,自嘲地笑了笑,低声嘟哝了一会儿。

亚瑟一路翻找下去,连箱子的每个夹层都伸手进去摸了一遍,确认没丢什么东西后放心地重新扣上箱子。他甚至还额外收获了不知猴年马月塞进呢大衣里的一些零钱。

多一笔钱,这种额外之喜还是很不错的。

正当他常舒一口气,脱下皮鞋、准备重新躺回床上睡个回笼觉时,他突然意识到床垫的高度似乎不太对劲。他挑了挑眉,大脑开始疯狂的推测最坏的可能性。

亚瑟冷静地闭眼,连做两个深呼吸后再睁眼。他稍稍抬起右侧身子,抓住床单,然后充满希望地猛地一掀——

他本来摸准了旅店不会三天两头打扫的尿性、藏在床单下的六百法郎全都不翼而飞。

亚瑟狠狠地将自己砸回床上,双臂无力地交叠抱头。

他颤抖将左手小心探进枕套内,摸索一阵后再次确认,他连用来交这周房租的钱也没了。

亚瑟干脆地将被子盖过头顶装死。

哦嚯,完蛋。


TBC。

*注:这是蠢作者用金山词霸翻译的“黑塔”当作道路名称。




水壶有话说:第一次写同人文,希望大家能多多指出我的不足!求评论!

厨了APH两年,很早就想动笔,但一直害怕写不出自己满意的文章。最近学业压力少了很多,就想写下构思了很久的脑洞,虽说我写这一章都花了一小时来修修改改......

我争取这周再更一章。

个人负能。

为什么和学妹聊了一个小时后,有种托孤的感觉。

想把自己经历过的负能、踩过的雷告诉她,又不忍心让她太早接触。

好烦啊。

我只认识这一个学妹。我也就比她大一岁。不想让她跟我一样走上弯路,因为再走回正道真的是太累太伤人了。何况回到跌落的原点,是多么奢侈的妄想。这个弯道超车的时节,又不能不防。

她比我优秀多了,应该能自己走好道路的吧?

我的这三年可能就像是一本跌宕起伏的冒险小说,但只有自己能看懂其中的酸甜苦辣。

比其他学校的同龄人,我们确实很早熟,大概是父母的期待、老师的鞭策、社会的偏见——这所学校的人一定是最优秀的。

啊,学校怎样我不多谈,至少我只是个因为努力而占据了一方小小天地的普通人。可能拥有过雕梁画栋,但有一隅青砖黛瓦都成了现在奢侈的梦想。

强加给另一个人是对创造力的抹杀。走一遍既定的路线有什么意思呢?人生需要多一些惊吓啊。就像RPG多结局游戏,全打出完美结局太没劲了,既然只有一次通关机会,那就随心所欲。

哪怕是“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

这样一条失败通讯也很有趣啊。


我想了想,有些事还是自己接触吧。不算想明白了什么,只是心中一件大事有了着落。

很无奈,但也别无他法。我决定把这些思考内容留下来,给几个月后的自己看。

倒计时106天。

一点感想

刚刚和同学看完FB2,4D带晃的,现在头还晕着。

1%是因为上述原因,99%是这部电影本身的吸引力、角色的出彩和我爱了3年的cp齁出来的。

我想谈谈给我影响最深的“配角”——尼可勒梅。由他,再谈谈GGAD。

七百多岁的老炼金术士是个可爱的怪老头!他家的细节丰富到爆炸!一开柜子就是红闪闪的魔法石安放在玻璃罩中。他拿的那本厚书大概是画像的便携版本?两百多年没动过手的老人家一出手就帅到爆炸!

很难想象他是在哈一中怀着怎样的心情销毁魔法石。为什么他不在七十年前甚至更早做这件事?

我认为黑魔王从来不会缺少,那尼可勒梅完全有可能在他几百年的漫长人生中屡次遇到这种“暴君”。借用亚当斯密的一句话:“人生来,必将永远是自私的动物。”有能力炼制出这种bug般的物品,面对麻烦的准备不一定立刻做好,但觉悟还是要有的。销毁自然也是迟早的事。

尼可老大爷总不至于在老邓还活蹦乱跳的时候未卜先知(虽然他有个水晶球,还意外的准),断言好友将来会无力守护这魔法石。他自己的魔力也不弱,对付1/7的魂片老伏应该躺赢。再说,几百年前的黑魔王们说不定更强,这点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害怕这两个小p孩?

顿时有一个“沙雕”的猜想:

魔法石能给人永恒的生命和无尽的财富。两个黑魔王都不对钱感兴趣(嗅嗅:我要啊我要啊!)。

而尼可太了解格林德沃了,认定他不会对长生不老感兴趣,而伏地魔这个瓜娃子偏偏不学好,越切越疯,为了新生不择手段。尼可老人家一心烦一咬牙,不活了,怎么着?

尼可对厚书中的人,亲人或老友也思念的太久,如此“下策”何尝不是一种解脱?活着的人往往要背负更多的东西。

那复活石岂不是很尴尬?它有复活人的力量,渴望站在顶峰的野心家却纷纷避而远之。它的吸引力远不如同样操控生命的魔法石大。

“至于那块石头,他会想让谁复活呢?他怕死,而他不会爱。”

邓校明明白白地、跟哈利在国王十字车站就是这么说的。

前后两代魔王的异同也就显而易见:伏地魔不懂爱,也许因为是他没有爱过,亦或是他没有爱过而造成了今后的一切。格林德沃也不懂爱,但他爱过,也许那个十六岁的年轻人没有发现,完美回避了这份感情,亲自给另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最深的伤害,再匆匆地离开——

但他爱过啊。两个月的疯狂,一百多年的纠缠不休。


好了,说说GGAD。

GGAD的视频剪辑中有这么一个经典镜头。真·老邓拿着一节蜡烛,照亮古老照片上桀骜不驯的金发少年的脸庞。意境美到爆炸。

今天看到FB2中邓布利多站在厄里斯魔镜迟疑了一下再抬头,我的心是微微泛酸的。

“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 desire.”

果不其然,Toby和Jamie一起出现在魔镜里。立下血誓的时候,我前面的姑娘肩一耸一耸的,哭了。和我一道的同学算是个半吊子哈迷,几年前看完了FB1后狂补HP,因为空闲时间实在太少至今只看完了前五本。看电影前她恶补了相关知识,所以她当时悄悄问我:

“那就是年轻的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吗?”

我回答说是。她出乎意料的没有嬉笑着惊呼这对儿有多甜,而是顿了顿:“我觉得他们爱得对方太深了,自己都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与孤独之中。”我这个粗神经的同学突然来这么一下。

我TM差点眼泪飙出来。

格林德沃你这个大羊毛袜子!



后记:写完都过去将近两个小时了……真的有说不完的话想倾诉。

看到华纳标志想哭,看到厄里斯魔镜想哭,我崩不住了是在霍格沃茨那里,主旋律一响,影厅里零碎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可能觉得夸张,但这是真的。霍格沃茨永远是我们的家。

我还有一次哭是在莉塔死的时候。之前在她回忆时我还开玩笑说那一团玩意儿像紫菜蛋花汤,知道真相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忒修斯是个喜欢拥抱别人的人,同样他也需要别人的拥抱。

纳吉尼想要一个同伴,克雷登斯想要一个家。蒂娜和奎妮都向往爱情而终成陌路。

从四年级第一次借《阿兹卡班的囚徒》反反复复看了三次,已经过去了……六年。老天。

最后——Magic will never end.谢谢你看到这里。

五流氓随便抓三个也是可以凑一块儿的。
自己做个整理,以后还得补充。括号里纯属个人吐槽。
米+仏+英——金三角
米+英+中——红茶会
米+中+露——黑三角
米+仏+中——???(自由奔跑的老王?掉进钱眼的哥哥?拥有味觉的阿尔?)
米+仏+露——冰玫瑰
米+英+露——恶天候
仏+英+露——???(冰冻海峡?浪漫诅咒?花香味西北风?)
仏+英+中——玫瑰花茶
仏+中+露——???(大概是好闺蜜?知心哥哥携手千年老妖,与冰山美人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
英+中+露——冰红茶/王老吉

贵圈真乱。如果有补充和错误欢迎评论。

表情包选手改个图。
我爱串刺优格。原图P2。

用通关困难关卡的蒜头抽了两回,终于在无数次R卡后出现了!
第一次发lof,有点紧张。